被自己车撞死保险公司拒赔法院:应得到赔偿

保险公司方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四条载明,交强险合同中的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而第五条载明,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的车上人员、被保险人。而作为投保人的张女士就是被保险人,被保险人不应享受该车的交强险赔偿。

  “保险车辆造成被保险人、本车驾驶员及其家属人身伤亡的属除外责任”的免责条款,已成为保险业内的行规。这一条款的设计,目的在于防止骗保的道德风险,但将风险转嫁给了被保险人,加重了被保险人的责任,排除了被保险人的主要权利。该案法官认为如此欠妥,不仅法律上无依据,就是情理上也难说得过去。

芮明为的代理律师提出,事故发生时最重要的证人就是林雅,而公安机关没有对林雅进行调查,因此提出申请,要求法庭对林雅进行询问。

被自己车撞 判保险公司赔

潍坊一市民不幸被自己名下汽车撞死,家人索要交强险赔偿时遭拒。保险公司称该市民是被保险人,不是交强险赔偿对象。25日记者获悉,法院判决张女士应得到赔偿金。

  法官表示,保险公司为了防止道德风险,可进行相关的免责条款设计,但应合法合情,更加人性化一点。

侯晓梅的代理律师和宿迁保险公司则认为,在交通事故认定书上写得很清楚,死者是作为乘车人,在事故发生后死亡的。

目击者王先生回忆,女子就站在玻璃窗旁,就听哗啦一声巨响,碎片像瀑布一样落了下来。

潍坊一市民不幸被自己名下汽车撞死,家人索要交强险赔偿时遭拒。保险公司称该市民是被保险人,不是交强险赔偿对象。25日记者获悉,法院判决张女士应得到赔偿金。
2010年6月一天,潍坊市民张女士的家人驾驶自家货车倒车时,不慎将站在车后的张女士轧死。事发后,其家人想到作为车主的张女士曾为货车投了交强险,遂向保险公司索要11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金,没想到遭到拒绝。
保险公司方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四条载明,交强险合同中的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而第五条载明,交强险合同中的受害人是指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人,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的车上人员、被保险人。而作为投保人的张女士就是被保险人,被保险人不应享受该车的交强险赔偿。
法院认为,交强险制度未将被保险人损失列于受害人损失之内,主要是为了防范道德风险,但在实际处理中,不能作无限制、无区分地扩大解释与适用。案件中,被保险车辆驾驶人与张女士是亲属。经初步刑侦,驾驶人是过失行为。保险公司也没提供案件存在故意行凶或恶意骗保情形的有关证据。而张女士是被车辆辗轧致死,即在涉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张女士的身份成为保险事故中的受害人、被保险车辆外的第三人,并不是保险条款中约定不予赔偿的被保险人,此时的被保险人是当时驾驶车辆的合法驾驶人。法院遂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交强险赔偿金。法院认为,将当事人身份在不同时间下、特定条件下及特殊环境下从实际出发予以转化,有利于问题的正确分析合理解决。

  受害人为投保人和驾驶司机的女儿,其发生交通事故时是否属于“第三者”,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获得理赔?这成了案件争议的焦点。

芮明为的代理律师当庭对事故认定书表述中死者是乘车人的身份提出异议,认为在事故发生的一刹那,姚时平并不是乘车人。当时芮明为将车辆停在应急车道内,自己也下车察看,姚时平、林雅从车子的右边下车,当时三个人都是站在车子的前面。此时,姚时平相对于芮明为的车辆是第三者,所以宿迁保险公司应该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急诊外科赵医生表示,女子由于失血过多伤情较严重,腕关节、腿部多处骨折,怀孕40天的宝宝已经保不住了。

法院认为,交强险制度未将被保险人损失列于受害人损失之内,主要是为了防范道德风险,但在实际处理中,不能作无限制、无区分地扩大解释与适用。案件中,被保险车辆驾驶人与张女士是亲属。经初步刑侦,驾驶人是过失行为。保险公司也没提供案件存在故意行凶或恶意骗保情形的有关证据。而张女士是被车辆辗轧致死,即在涉案交通事故发生时,张女士的身份成为保险事故中的受害人、被保险车辆外的第三人,并不是保险条款中约定不予赔偿的被保险人,此时的被保险人是当时驾驶车辆的合法驾驶人。法院遂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交强险赔偿金。法院认为,将当事人身份在不同时间下、特定条件下及特殊环境下从实际出发予以转化,有利于问题的正确分析和合理解决。

  审理??

第四十二条 本条例下列用语的含义:

律师:“交强险”会给车主赔偿

2010年6月一天,潍坊市民张女士的家人驾驶自家货车倒车时,不慎将站在车后的张女士轧死。事发后,其家人想到作为车主的张女士曾为货车投了交强险,遂向保险公司索要11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金,没想到遭到拒绝。

  去年7月,张先生驾驶着自家小货车到五华县安流镇一砖厂运载砖块时,因避让耕牛,货车倒车时右后轮不慎碰撞到自己的女儿小丽(化名),小丽当场死亡。交警部门经过现场勘查,认定此次事故张先生、小丽负同等责任。

江苏省宿迁市的芮明为拥有一辆中型普通货车(车号苏NE**89号),一直从事帮他人运输货物的业务。在长途运输的时候,芮明为一般聘请朋友姚时平一同出车,作为副驾驶与他倒班驾驶车辆。2011年7月16日,芮明为与姚时平一起从宿迁送货到上海,姚时平的女朋友林雅也想到上海玩玩,于是一同上了车。但让林雅怎么也无法相信的是,这趟出车竟然是与姚时平的永别之旅。

出险的保险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肇事司机是李女士的舅舅,由于李女士是被自己的汽车撞伤,投保人也是她本人,这点比较特殊,所以具体怎么赔偿还得进一步核实,但商店的玻璃可以通过汽车保险进行理赔。

  家庭成员是否算“第三者”?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对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以及本车乘车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但在长途运输时,为避免疲劳驾驶,一辆车往往由两个驾驶员轮换开车,当一个驾驶员开车时,另一个未开车的驾驶员应该是什么身份?是交强险意义上的驾驶人?还是乘车人?如果未开车的驾驶员在车辆停下后,因故被撞出现伤亡时,他在这个特定时刻是否属于
“第三者”呢?日前江苏法院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案件。

商店内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忆,事件发生在10时15分许,当时一辆黑色轿车正在向后倒车,玻璃窗前一位女子不停地招手指挥前面的黑色轿车倒车。轿车却几次打轮都没有停在指定的位置上,突然轿车猛向后退撞在了女子的左腿上,女子弹向了钢化玻璃。

  南方日报记者 陈捷生

相关法规

怀孕后她将自己的车交给了家属“代驾”。倒车时,却被自己的车撞伤,腹中宝宝也保不住了。

  意外??保险公司据协议拒赔

2011年7月16日晚大约23时30分左右,芮明为驾驶着车辆由北向南行驶至京沪高速公路扬州段时,车辆突然出现了故障,他不得不将车停在应急车道内,并且将应急车灯打开,而后让姚时平下车准备修车。就在这时,同方向驶来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轰”地一声,在毫无征兆情况下撞到了他的车上,造成他的货车撞穿高速公路右侧护栏后翻车,芮明为、姚时平、林雅均受伤。姚时平受伤最严重,后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当地法院认为,交强险制度未将被保险人损失列于受害人损失之内,主要是为了防范道德风险,但在实际处理中不能作无限制、无区分地扩大解释与适用。案件中,经初步刑侦,驾驶人是过失行为。张女士是被车辆辗轧致死,即在涉案交通事故发生时的身份成为保险事故中的受害人、被保险车辆外的第三人。法院遂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交强险赔偿金。

  实习生 林铃芳

第三条
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

该人士介绍,车险的范围规范的很清晰,在车下受到的伤害不在理赔范围内,第三者险的理赔范围是指车主开车将第三者撞伤的情况,但不能是车主受伤。这种情况只能是看车主是否有人身险,如果该女士投保了人身意外伤害险的话,可以通过人身伤害险来寻找理赔途径。

  本案中,小丽在事故发生时是在地面上受到货车伤害致死,因此,小丽发生交通事故时属于第三者,肇事货车造成小丽死亡损失与造成其他第三者损失并无不同,若保险公司因小丽是投保人的女儿就免除责任,有悖于第三者责任险的设立宗旨并损害了被保险人陈女士的利益。其次,事故发生后的赔偿确认书只是确认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11万元,而对商业险内未约定是否赔偿,故保险公司应当承担受害人小丽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的理赔责任。

第二十三条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责任限额。责任限额分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以及被保险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

有保险公司称:被自己车撞伤不能获赔 律师:交强险会给予车主赔偿

  协商不成,无奈之下,陈女士只好将张先生和保险公司一并告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女儿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费等33万多元。

宝应法院确认此起交通事故的损失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处理丧葬费事宜误工、交通费合计56.32万元。2011年11月20日,宝应法院判决如下:由临沂保险公司赔偿22万元(含精神抚慰金5万元);由山东籍车主陈环生赔偿24万元;芮明为赔偿10.29万元。

辽宁诚铭律师事务所秦大军律师说,在这次事故中,受害者有两方,一方是被撞的车主李女士,另外一方是玻璃窗损坏的电动车门市。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会对两方均给予赔偿。

  据此,五华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保险公司除了在交强险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外,还应在商业险限额内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两项共7万多元。保险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梅州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侯晓梅也认为,证人林雅在一审中仅证明了姚时平的职业为货车驾驶员,但并未证明本次是以驾驶员的身份进行运输的,故不能依此认定姚时平是本车的驾驶员。

保险公司:车主在车下受伤不理赔

  对于陈女士的精神损失赔偿要求,因张先生、小丽承担同等责任,又属于亲属关系,故法院对陈女士提出的精神损害费不予支持。

法院认为,
唐鹏系陈环生雇佣的驾驶员,且事故发生时其行为属履行职务行为,故应由陈环生承担责任。侯晓梅主张精神抚慰金5万元,因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不分责任大小,故应予支持。

轿车滑行 女子二次被撞

  法官说案??

日前,扬州中级法院依法判决如下:侯晓梅因事故造成损失合计56.32万元,由临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赔偿22万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33333.3元);由宿迁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赔偿11000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16666.7元);超出部分由陈环生承担70%,芮明为承担30%。

财产损失最高赔偿额度为2000元,医疗费最高赔偿额度为1万元。而更高的保险赔偿额度则来自商业险,秦大军说,在这次事故中,只要司机是合法驾驶员,商业保险都会给予相应额度的赔偿。

  父亲在倒车时不慎将自己年仅2岁的女儿撞死,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第三者责任?近日,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认为该案车祸受害人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同样属于“第三者”,保险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理赔7万多元。

投保人,是指与保险公司订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并按照合同负有支付保险费义务的机动车的所有人、管理人。

2010年,山东潍坊市民张女士不幸被自己名下汽车撞死,家人索要交强险赔偿时遭拒。保险公司称该市民是被保险人,不是交强险赔偿对象。

  张先生驾驶的小货车登记在其妻子陈女士的名下,该车购买了交强险、商业第三者责任险50万元及不计免赔等保险项目,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内。悲痛过后,张先生及其妻子陈女士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可保险公司拒绝赔偿。

法院依此对各方赔偿数额进行了分割。

图片 1

  保险公司指出,张女士与该公司签订的保险协议中有一个条款,其中规定:“对被保险人或驾驶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此次事故中的受害者小丽是陈女士和驾驶员张先生的女儿,该事故属于强制险保险责任但不属于商业第三者险保险责任,保险公司仅在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11万元,对于商业第三者险则作出拒赔处理。

陈环生提起上诉的主要理由是:受害者姚时平是芮明为货车的倒班驾驶员,当时实际驾车的为芮明为,姚时平系在下车检查车辆时死亡,不应属交强险条例中的被保险人,因此应先由宿迁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第三者”责任险11万元。

10时40分许,女子已经被120急救车拉往医院。在医院急诊室里,女子左小腿已被架上木板,但身上仍在流血,面色煞白没了血色。

  法院审理认为,保险条款属于格式合同,保险公司未提供投保时已向投保人在免赔范围作出明示的告知义务的证据,且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旨在确保第三者因交通事故受到伤害时能够从保险人处获取救济,以保护不特定的第三者的利益。依据《保险法》第30条规定,“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该起事故发生后,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唐鹏负事故主要责任,芮明为负次要责任,姚时平、林雅等不承担责任。山东籍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公司(以下称人保临沂公司)就主车、挂车分别投保了交强险,芮明为的中型普通货车在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华保险安宿迁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均在保险期限内。因未能就本起事故的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该起事故的死者姚时平的母亲侯晓梅于2011年8月5日向江苏省宝应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唐鹏、陈环生、芮明为、人保临沂公司、华安保险宿迁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56.62万元。

“车主被自己车撞伤,不能获得车险赔偿。”昨日,某财产保险公司沈阳分公司的相关人员介绍,这种情况下车主无法获得车险赔偿。

  规避道德风险须合法合理

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

“可能司机一慌,忘记了拉手刹。”王先生介绍,还未等女子起身,轿车突然自动向后滑行,第二次顶到了女子的左腿,女子下身流血不止。有目击者称,肇事司机为女子的亲舅舅。

  通讯员 曹彦 育娇

第二十一条
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李女士就是黑色轿车的车主,一个月前她为了不影响胎气特意将车让给亲属“代驾”。

芮明为因为没有在规定时间内缴纳上诉费用,没能获得上诉人的法律地位。但他当庭表示:其与上诉人陈环生的意见一致。

昨日11时许,记者赶到事发地点——沈阳市沈河区南顺城路盛踏车业商店附近。店门前,一块面积约为5平方米的钢化玻璃窗被撞粉碎。

未开车+在车下=“第三者”

秦大军表示,如果在事故中有故意伤害,或以牟利为目的索取保险赔偿的行为则属于保险欺诈。情节严重者将构成犯罪。

姚时平是否属于该车交强险的“第三者”,与陈环生和芮明为的个人利益息息相关,一审后,二个人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2年4月23日,该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审理。

见到女子满身是血,肇事司机赶忙下车询问、帮忙。

二审改判

随后,女子双手紧捂肚子,嘴里不停地喊宝宝,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淌,下身也在不停地流血。

检修车辆意外被撞死

舅舅代驾 被撞女子是车主

宝应法院审理后认为,芮明为提出姚时平发生车祸时人是站在货车外的,属于该车交强险的“第三者”。通过庭审查明,姚时平属于该车的驾驶员,其下车是检查车辆有无问题,系履行职务行为,属于交强险中“被保险人”范畴,故姚时平不能成为本车交强险的“第三者”。

案例

副驾驶不开车也是驾驶员

于先生:大南街张氏帅府斜对面盛踏车业门市旁,发生车祸。

一审认定

指挥倒车 女子被撞倒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记者通过交警部门和保险公司了解到,被撞女子姓李,今年28岁,她与肇事司机为亲属关系。

扬州中院审理后认为,事故认定书载明,事故发生时,中型普通货车系由芮明为驾驶,可以判断姚时平在事发时并未驾驶该车,不属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中“被保险人”概念对应的“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同时在事故发生瞬间,姚时平系在车下,不再处于交通参与者的强者地位,其相对机动车处于绝对的弱势,可以明确姚时平属于“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鉴于芮明为对事故负次要责任,故宿迁保险公司亦应在交强险范围内先予赔偿,超出部分由陈环生、芮明为按7:3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这辆重型半挂牵引车来自山东省临沂市,车主陈环生雇佣唐鹏为驾驶员。事故发生时,唐鹏是在履行职务。

宿迁保险公司答辩认为:1.法律法规已经明确将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员排除在第三者之外,姚时平应当视为被保险人,不在交强险的赔偿范围。2.从一审法院查明以及证人证言可以得知,姚时平是涉案车辆的驾驶员。在该车的整个行驶过程中,芮明为与姚时平都应当视为被保险人。因为该过程是持续的、稳定的和不可分割的,只要该运输过程尚未终结,姚时平与芮明为的驾驶行为也未终结。姚时平的驾驶人身份应当伴随其整个运输过程,而不能因为姚时平短暂的停歇就割裂地看待其身份属性。3.如果按照上诉人的理论推断,可以得出所有车辆驾驶员都是“第三者”的结论,因为只要下车检查车辆时,司机都无法驾驶该车辆,就都成为了交强险的赔偿对象。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将会任意扩大交强险的赔偿对象范围。

汽车副驾驶

2011年9月21日,宝应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