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自主品牌公车采购 成本比合资车省40%

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在公务车自主化方面更具有先锋示范效应,早在去年年初,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带头选择传祺轿车作为出行专车,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每天乘比亚迪E6电动车上下班,这都为自主品牌的发展做了良好的表率。而在公务车优越表现的带动下,传祺品牌的总体销量也与日俱增。2012年广汽传祺整体销量同比增长一倍。今年1月,2.0L传祺GS5单一车型月销超6000辆,成为中国品牌中高端城市SUV销量冠军。

除了一汽红旗之外,北汽集团历经4年时间打造的绅宝品牌,也“碰巧”在公务车采购新政落地前选择面市。

公车采购标准下降

高端自主集体闯关

●上汽集团:力推荣威950,其18.89万-31.99万的售价符合政府高端采购的标准。

北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谈及绅宝品牌后续发展时也强调,绅宝绝大部分消费者将是私人购买,通过公务车采购带来的示范效应,只是绅宝品牌传播的组成部分之一。

●东风集团:目前正在赶制“东风1号”项目,将于2015年正式对外发布。该车定位于高端领导用车市场,最快于2013年上海车展首发其首款概念车产品。目前尚处产品概念阶段,即初步确定了车体尺寸、重量、动力总成、排放及油耗水平、质量标准等。

然而,去年4月北京车展结束后,复出的红旗没出现。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董扬对公务车采购泼来冷水,他说:“公务车采购只占汽车销量的2%左右,这一市场的容量很小,加之多品牌分食,不可能在实际销量上带来重要影响。”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吴松则认为,虽然公务车市场份额占比并不大,但对于自主品牌的形象提升作用很大。公务员支持和选择自主品牌汽车,能起到带头示范效应。全国人大代表、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则认为:“政府采购对企业的意义不在于量,车企不能单靠政府采购活下来,政府采购的关键是引导社会价值取向。”

为公务车市场而来的红旗,是最具代表性的品牌。2012年4月北京车展前夕,一汽集团发布红旗品牌战略,宣告红旗第三次复出。这令汽车行业的很多前辈倍感振奋。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激动不已,他感叹:“这一天等了一辈子。”

除了购买成本,一辆车的使用每年还需要不少费用。据统计,一辆合资B级车每年的日常维护费、保养费用、加油费、保险等常规养车费用总计在3万-5万元之间;而像中国品牌广汽传祺GA5一年的使用费用仅2万元左右。通过比较发现,中国品牌公务车用车成本优势明显,无论是采购成本还是使用成本,与合资品牌相比可以节省40%左右。

如此高额的研发投入需要分摊于量产车型中,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自主品牌的“高举、高打、高投入”背后,势必带来的“高价格、高售后费用”,市场难为此埋单。

两会期间,关于公车改革和采购标准的调整,成为业界非常关心的话题。特别是普通公务用车由“最高2.0升、25万元”被重新限定在“1.8升排量及16万元以内”更是让各大主流车企蠢蠢欲动。

今年“两会”期间,汽车行业的公车采购成为热议焦点。记者了解到,在两会之后,公车采购标准将正式出台。

3月11日下午,在“中汽协”2月份汽车产销数据发布会结束后,中汽协秘书长董扬对公务车采购政策调整的追问回答称“快了!”董扬曾参与到《2012年度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选用车型目录》的制定工作中且是专家组组长,去年2月份,《目录》公布,412款车型入围,全部是自主品牌,一度令自主品牌生产企业望眼欲穿,但由于多方原因,该目录一直没有具体落实下来。

随后在去年“十八大”召开前,据传省部级以上领导将集体更换红旗轿车。而据记者了解,中国一汽也为此做好准备。然而,这一更换计划同样是“泥牛入海”。

●一汽集团:目前红旗H7已通过直销的方式,率先进军政府采购,目前全国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及直辖市,以及中央众多部委已经大批量采购红旗H7轿车。

目前,北汽集团领导正在进行“奔驰换绅宝”的用车改革。“高管层用车批量更换绅宝,对于北汽集团肯定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最终还是要看消费者的选择。”接近北汽集团的相关人士向记者坦言。

●广汽集团:广汽集团倾力打造的传祺不仅进入公安部公务车采购名录,而且先后配备于广东、四川、浙江、宁夏、重庆、湖北等地公安、交通、消防、税务及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目前传祺两款车型都在公车采购市场不遗余力。

对此,上述一汽集团相关负责人也坦承,5月红旗H7将正式投放市场,通过省部级领导用车的示范效应,红旗希望先行打开市场,但最终一款产品能否持续发展,仍需私人消费者的购买力来决定的。

与合资品牌相比,一汽红旗、广汽传祺、上汽荣威等中国品牌在技术水平、品质管理和配置方面都不落后,而价格和使用成本又占优势,政府公务车采用中国品牌更顺应民意。其中,红旗和荣威已经瞄准奥迪等合资品牌,抢占省部级以上领导用车市场;而传祺则在省部级以下公务车市场炙手可热,并已成为此领域中国品牌公务车首选。

今年“两会”前,红旗再次成为焦点。坊间传闻,“两会”之后,相关级别领导更换红旗轿车,为此,一汽集团为红旗成立了独立的工作组,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

据悉,修改后的公务车采购标准已出炉,按照新的采购标准,自主品牌采购比例不低于50%;正部级官员用车标准由此前的“不高于3.0升排量、45万元”降至“不高于2.5升、35万元”;副部级官员由“不高于3.0升、35万元”缩减至“2.5升、30万元”;普通公务用车则由“最高2.0升、25万元”被重新限定在“1.8升排量及16万元以内”。

此外,上汽荣威950、广汽传祺、长安睿骋等车型,也同样发力中高端领域,以贴合政府采购需求。其中,广汽传祺推出符合“1818”(18万元、1.8升以下)规定的政府采购版车型的同时,广州市政府已率先采购。

■ 链接

“奥迪A6”效应难再现

两会期间,有消息称,新的公务车采购标准将于全国“两会”后出台,企业负责政府采购业务的人士已经开始根据新标准准备参与新一轮的政府用车招标。

“如果真是这一价格区间,红旗市场前景堪忧。”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显然,对希望通过红旗重塑自主品牌形象的一汽而言,在定价上“不了解市场”。

车企公车计划

实际上,对于“高举高打造自主”的北汽集团而言,绅宝只是政府采购的试水之作。按照此前北汽集团公布的产品体系,内部代号为C90的后驱车型,才是政府采购的重头戏。

合资车比中国车使用成本到底高多少?以在中国公务车市场具有极高占有率的某德系B级车为例,1.8T车型起步价在20万元左右,而中国品牌汽车1.8T车型基本在15万元左右,如传祺GA51.8T起步价仅13.98万元。

新政发布前夜,企业先行布局。一度拥有“国车”称号的红旗蓄势待发。“‘十八大’期间,红旗就为政府采购准备了批量车型,但由于种种原因,推迟了更换。”一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两会”之后,省部级以上官员乘坐红旗“已成定论”。

●北汽集团:北汽借购买萨博知识产权而全新打造的中高端轿车绅宝D系列已经全面配备北汽集团。北京奔驰E系列和北京现代索纳塔系列等北汽集团原公务用车统一收回,集团高层领导座驾已经全部被替换成绅宝D系列,集团各单位公务用车也陆续统一换装绅宝D系列。绅宝D系列最快将于3月底上市,最迟或将在四月份上海车展期间上市。

如果脱离市场,完全按照成本来制定价格,这将再一次背离市场规律,一汽此前的欧朗就是因研发和市场严重脱节,最终造成巨额投资无法收回,市场销售惨败。

自主车企“围攻”公车采购

董扬分析公务车采购时却表示,“有数据显示,公务车采购只占汽车销量的2%左右,这一市场的容量很小,加之多品牌分食,不可能在实际销量上带来重要影响。”

中国车使用成本比合资车省40%

不过,有分析指出,已在市场上打拼多年,拥有丰富经验的自主品牌车型,在这一轮公务车大规模采购中,脱颖而出的可能性仍比较大。以上汽荣威为例,在荣威350、550已成为市场畅销车型,在保持成长性良好的情况下,反哺荣威950拉升品牌布局公务车市场,有可能成为商业化的公务车路径。

“红旗是非常特殊的一款车,这个品牌肩负了太多历史意义。”上述一汽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表达了上述观点。在很多人的眼中,这也是一汽再造红旗的出发点。

除红旗外,“新公车”成为其他自主品牌翘首期盼的新机遇,上汽荣威、广汽传祺、北汽绅宝、长安睿骋等车型已相继进军公务用车采购市场。

定价水平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生产成本。

然而集体闯关的自主品牌车企究竟能否真正受益?有分析认为,公车的示范效应不可能将任何一个自主品牌打造为“奥迪A6”,同时“再造奥迪”也不是新一轮公务车改革的初衷。

“绅宝的首批销售是政府采购。”在绅宝品牌的推广活动上,时任北京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董海洋向记者坦承,能搭上政府采购的头班车,一定程度上将为绅宝品牌带来一个好兆头。

有分析认为,当下公务车改革从产品战略到宣传导向上,不能形成对公务车采购政策的依赖。“特别是像红旗、绅宝这样的品牌,从未真正经历市场的考验,以公务车标准和口径标定产品维度,是有风险的。”上述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上汽荣威、广汽传祺等品牌都经历过市场的检验,公务车采购被看作是一次机会,有备而来就更容易抓住这样的机会。

布局中高端市场、发力公务车采购,成为近两年自主品牌企业摇旗呐喊的重要“标语”。

记者了解到,5月即将上市的红旗已公布预售价格区间。红旗H72.0T订单指导价为37.98万元,红旗H72.5L和红旗H73.0L分别为42.98万元和52.48万元。对比发现,红旗起步价与奥迪2.0T低配版的指导价38.3万元趋近。

对此,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车采购对于自主品牌的利好有限,市场选择仍是自主品牌发展的终极考验。

以红旗为例,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曾表示,一汽为打造红旗精品投入了最优质的资源,项目团队达到1600人;项目启动以来,除基础研发和试验验证外,投入专项研发费用52亿元;“十二五”期间,一汽还将再投入105亿元用以红旗项目的研发。

分析人士表示,公务车采购不可能脱离销量支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商业化模式下的销量支撑,才能更加灵活与完备地利用公务车采购政策获得市场与政府的双重认可。

“在公务车市场,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奥迪A6’。”董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伴随汽车市场的成熟,公务用车对于市场的影响力和引导作用大幅减弱。

回归市场本源

今年2月,北汽与戴姆勒签署股权合作协议,其中将奔驰E级车平台有关技术“无偿许可”给北汽股份,用以开发北汽的自主品牌高端车。而在去年北京车展中所亮相的C90概念车型,也正是基于该平台的首款车型。据记者了解,2012年北京车展上亮相的C90目前仍没有进入量产环节,而且研发费用高得惊人。

相关文章